Translate

五四運動對蒙特梭利教育在中國的發展及影響

劉詠思 04/06/2019

學會專欄
img

                        「五四運動」對蒙特梭利教育在中國的發展及影響

                                                            劉詠思

                                          香港蒙特梭利研究及發展學會主席

摘要 : 「五四運動」造就了中國教育向外尋新出路,其開放態度,令西學東漸。本文以「蒙特梭利教育」對中國的發展及影響作探討。

關鍵詞 : 五四運動       蒙特梭利教育        西學東漸        中國幼教發展史

1919年5月4日爆發的「五四運動」,是由於北京學生得知5月1日「巴黎和會」拒絕戰後中國歸還國土主權的要求而產生。是以一群北京青年學生為主,廣大民眾共同參與示威、遊行、罷工,以暴力對抗政府等多種形式進行的愛國運動。目的是反抗帝國主義及封建主義。就這樣,民眾以徹底開放態度,迎來眾多的新教育思想,期望救國。中國人這種開明的態度,一時無雙,造就了機會西學東漸。從而提高了對幼兒教育的認識,在科學和民主精神的鼓勵下,一批熱心幼兒教育及愛國的教育家,反對幼稚教育中的封建主義、奴化思想和貴族化風氣下的生態。

「五四運動」前後,為了探討中國教育的出路,學者把各西方教育理論和學說一一迎接過來,西方教育學在中國熱鬧一時。如盧梭、斯賓塞、康德、洛克、裴斯泰洛齊、福祿貝爾、蒙特梭利、愛倫凱、杜威、克伯屈、海倫等西方教育家思潮陸續登陸中國,對於中國教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下文以蒙特梭利教育在「五四運動」後至文化大革命 (1966-1967) ,對中國幼兒教育的發展及影響作出探討。

蒙氏簡介

瑪利亞 · 蒙特梭利博士 (1870-1952)是意大利早期的首批極少數女醫生,共取得兩個博士學位。她曾教授衞生學、人類學及教育人類學的教學工作。1907年,她獲邀在羅馬貧民區,創設一所收容貧苦幼兒的「兒童之家」。於短期內,成績相當,引起了社會學界的廣泛注意。著有《蒙特梭利教學法》、《兒童的秘密》、《吸收性心智》等名著,短期間被翻譯十多種語文,亦舉辦老師培訓,被各國邀請講學,對全球的幼兒教育有着積極的影響。

於二次大戰前,蒙特梭利曾以教育專家的身分,在意大利教育部擔任過短暫的督學職務。由於其教學法主張和平及自由,她漸漸看出法西斯政權的真面目,於是冒着風險逃脫這公職,回到研究自己創設的教學法上。1933-1934年間,遭墨索里尼勒令追捕,及下令關閉意大利所有蒙特梭利學校。蒙特梭利被迫逃離意大利,避往印度寄居多年,從此沒有再返回意大利的機會。印度的甘地及泰戈爾是蒙特梭利教育的推崇者,泰戈爾在印度更開設多所泰戈爾蒙特梭利學校。期間獲美國哈佛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邀請講學,其教育開始受到美國及世界重視,當時美國的貝爾、愛迪生及愛恩斯坦對蒙特梭利教學法都十分認同。瑞士的皮亞傑更兩度成為國際蒙特梭利學會的主席,而奧地利弗洛伊德的小女兒,更成為蒙特梭利的學生。蒙特梭利學校在歐洲遍地開花,亦被多國皇室成員邀請講學,很多國家亦自設其蒙特梭利學會致力研究及推廣,更一度被「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重視。她畢生研究幼兒教育以至兒童教育及青少年教育,更曾被多次提名為諾貝爾和平奬候選人。蒙氏於福祿貝爾逝世一百周年的1952年在荷蘭逝世,恰巧,同年亦是不認同其教育法的美國教育家杜威去世的一年。

以下提出一些中國教育事件及人物是較受蒙特梭利直接或間接的影響,特別詳述如下:

直接影響

一、陶行知的應用嘗試

陶行知(1891-1946) 中國教育家,民主革命家。美國伊利諾大學政治碩士,後到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教育。1921年獲上海聖約翰大學頒授科學博士學位。1926年,由他主編的《幼稚教育論文集》內<創設鄉村幼稚園宣言書> 中的首段原文節錄:自從福祿伯爾 (現稱福祿貝爾) 發明幼稚園以來,世人漸漸覺得幼兒教育之重要;自從蒙梯梭利 (現稱蒙特梭利)畢生研究幼兒教育以來,世人漸漸的覺得幼稚園之效力;自從小學校注意比較家庭送來與幼稚園升來的學生性質,世人乃漸漸覺得幼兒教育實為人生之基礎,不可不乘早給他建立得穩。兒童學者告訴我們凡人生所需最重要習慣,傾向,態度多半可以在六歲以前培養成功。換句話說,六歲以前是人家陶冶最重要的時候。這個時期培養得好,以後只需順着他繼長增高培養上去,自然成為社會優良的分子;倘使培養得不好,那未,習慣成了不易改,傾向定了不易移,態度變了不易變。這些兒童升到學校裏來,教師須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去糾正他們已成的壞習慣,壞傾向,壞態度,真可算是事倍功半。(注 1)

而最後一段則謂:建設一個中國的,省錢的,平民的鄉村幼稚園不是一說就可以成功的。我們必須用科學方法去試驗,必須用科學方法去建設。我們對於幼稚園之種種理論設施都要問他一個究竟,問他一個徹底。我們要幼稚園,樣樣活動都要站得住。我們要運用科學的方法來建設一個省錢的,平民的,適合國情的鄉村幼稚園。將來全國同志起而提倡,使個個鄉村都有這樣一個幼稚園,使個個友誼都能享受幼稚園幸福,那更是我們所朝夕禱祝的了。(注 2)

 

在本書最後附錄<幼稚園課程暫行標> 第二的課程範圍最後一節(六)靜息。這是執行蒙特梭利「靜寂遊戲」活動 Silent Game,是一種完全不用教具的活動,由此可見陶行知曾參讀蒙特梭利著作。原文如下:

(六)靜息

(1)目標

(甲)直接的,滿足精神康健。

(乙)間接的,增進精神生活的效率。

(2)內容

(甲)靜默

仿照蒙德梭利的辦法,舉行定時的靜默。聽得某種聲音後,(或振玲,或用某種音調的聲音。)都須端坐,教師指導值日兒童取靜牌(灰色黑字牌) 豎在黑板邊上,同時觀察有無不靜默的兒童。等到大家靜了,然後叫大家閉起眼睛來。這時(子)或合掌把頭垂下,支頤休息;(丑)或隱几而臥;(寅)或就桌而睡。教師退處一隅,兩三分鐘後,再作一種聲音符號,使大家仰起頭來。

聲音符號,行了一兩個月後,也可以變換。有時可參入遊戲的意味,時間可逐漸加長。例如教師於一室人靜後,退到別一室去,隔二三分鐘後,以和悅的聲音叫一個兒童的姓名。被叫到的兒童,便飛也似的跑到她的懷裏,然後再叫一個兒童的姓名,一一如法跑去,直到人走完了為止。這點遊戲,或者可稱為「飛燕歸巢」,事前可向兒童說明。靜息功課,在蒙氏兒童院中,每天不止一次,如定一天一次,以在十時左右(吃小點者,可在十時後)為最相宜。(注 3)

段落小結

陶行知被宋慶齡稱為「再生孔子」,以表揚他一生為教育的努力。他早期到幼兒教育的用心,不難相信亦有受蒙特梭利教育思想的影響。他曾嘗試模仿及執行蒙氏教學法,但,可惜始終沒接受過正式的整全培訓,只取其部分活動,所以不能說陶行知是執行真正的蒙特梭利教學法。

陶行知稱呼他在曉庒工作而早逝的妺妹陶文渼為「指導員」。這一稱謂是蒙特梭利當時稱呼老師用的,她認為孩子不是需要被教,而只是需要被引導。因她相信孩童本身,以具備了吸收能力,老師只需要準備好一教育環境,老師作出指導後,便能讓孩子自學。所以蒙特梭利老師應該稱為「指導員」,而不是教師。

1919年美國學者杜威 JOHN DEWY (1859-1952) 來華及「五四運動」後,民間接受西學的心態較強。於1927年期間,陶行知在南京曉莊創辦試驗鄉村師範學校,開展鄉村教育運動,並提出「生活的教育」、「社會的學校」、「教學做合一」理論,形成「生活教育」思想體系,至今仍深深影響著中國教育。

二、四川省立成都實驗幼稚園

陸秀 (1896-1982),字佛儂,江蘇無錫人。1912年,美國出版了蒙特梭利的《運用於兒童之家的科學教育方法》,該書迅速地譯成二十多種文字,與此同時一百多個國家引進了蒙特梭利教學法,當中包括中國,引起了世界一次幼兒教育的集體大改革。1914年,陸秀考進了天津直隸第一女子高等示範學堂。畢業後,她先後與周恩來夫人鄧穎超、李德全及羅嘉慧等同窗留校任教,情同手足。及後,陸秀到了北平女子師範大學任教,並在校內圖書館工作。1926年,陸秀考入武昌私立文華大學,畢業後到國立浙江大學工學院圖書館當主任。1932年,北平師範大學公派已36歲的陸秀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修讀學前教育碩士。1934年,與亦赴美留學的浙大圖書館主任馮漢驥在美結婚。1936年,馮漢驥取得賓夕法尼亞大學哲學博士學位,被聘為哈佛大學教授,兼任哈佛大學看和圖書館代理主任。同年底,中國博物院籌備主任李濟訪美,同時邀請馮漢驥回國籌建該院的人類學研究所。

會見蒙氏

1937年,馮與陸夫婦攜同兩兒子回國履新。他們乘座輪船繞道歐洲,專程到意大利拜訪蒙特梭利博士,及參觀幼兒園。1937年8月13日,他們從意大利乘輪船回國途中,日本侵華「八一三淞滬抗戰」在上海爆發,北平淪陷,大部分學校及機關都往西遷移。中國博物院的計劃亦終止了。此時,馮漢驥接到國立四川大學校長的邀請任教。結果,一家便到了成都定居。

踏實執行

1941年,四川省政府委任陸秀為全省重點完整示範學校中的實驗幼稚園籌辦工作及任園長。其作用是建立一套完整的從幼兒、小學到中學的實驗教育系統作榜樣,給予全省示範。幼稚園於同年九月正式開學,即時已有80名幼兒入園。實驗幼稚園不但解決了戰時幼兒教育的困境,同時亦展開了陸秀在中國實行蒙特梭利教學法計劃,用西方先進的幼稚教育與中國的教學法相結合。陸秀當時做了大量的本土化工作,讓蒙特梭利的教學法中國化,對全省起了帶領作用。

 

實驗研究

她在幼稚園設立了研究會,藉着研究會創辦實驗刊物,對兒童的營養、服裝、睡眠、遊戲、玩具、志願 (意願)、心理衛生;以及怎樣教學說話、暢遊、常識及工作;怎樣訓練新生、佈置環境、實施兒童公德訓練、指導兒童社交活動、如何做父母及特殊兒童之教育等十六個專題,作了實驗及研究。

高度重視

1945年,陸秀把實驗的結論,輯成一書《實驗幼稚教育 - 五年來的實幼》。書序言由四川省教育廳代表劉明揚撰,其中的一段為:

省立成都實驗幼稚園所以有今日的規模與成績,固由於全園同仁的互助合作,共同努力。而最主要的還是由於陸佛儂先生善於經 擘盡。陸先生是在美國專門研究兒童保育事業的,她在留學回國之前,曾專程到意大利去拜訪蒙鐵蘇利。她有一個會大的抱負,她要為全國的兒童開鑿幸福的泉源。她要做全國兒童的「老祖母」。她在省立女子師範辦幼稚師範科,正為此項兒童保育工作,培養不少健全的工作者,她在國立西北師範學院創設樂城托兒所,以為兒童保育事業,樹立了一個規模。她創辦了省立成都實驗幼稚園,才是她事業理想的正式展開。這個幼稚園就是她生命的寄托,也就是她最能得到安慰的家。她所有的精神,都消磨在園內,她也可以從園內獲得極大的安慰。因為如此,她才得到政府的信任,與社會人士的贊助,使園務得以蒸蒸日上。記得當幼稚園舉行開園典禮的時候,郭子杰廳長曾譽她為「中國的蒙鐵蘇利」。中國的蒙鐵蘇利啊!你的幼稚園,就是蒙鐵蘇利『孩子的家』呀!」(注 4)

家庭教育

陸秀在書內顯示出很重視家庭教育。這個做法與蒙特梭利相當接近,就是準備環境中的準備成人。這點,直至今天亦影響着學界對家長的期許。書內的細節內容,相對於現在亦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見書內第一章、第一節創立旨趣:

幼稚教育,在我國雖有幾十年的歷史,但因過去幼稚園很少,大多辦在通都大邑,所收學生,難免偏於富貴子弟,一般社會人士亦多認此項事業為點綴品,未加重視,所以也就不能普及。

 

抗戰以後,一般知識婦女,因為生活的逼迫,離開家庭,服務社會,家庭中子女教養出現嚴重問題,為協助家庭解決問題,極應普遍設置兒童教養機關,廣為收容,加之國民教育的普及,國家已定有具體的計劃,為正定國民教育的基礎,像是兒童的幼稚教育,也有普遍發展的必要。四川省政府教育廳有見及此,乃於民國三十年春,特創立本園,以為倡導,其實施目標有三:

一、計劃實施部頒幼稚園規程第一條各款之具體辦法

(一)增進又知兒童身心只健康;

(二)力謀幼稚兒童應有之快樂與幸福;

(三)培養幼稚兒童關於人生基本之優良習慣(包括身體行為等各方面之習慣);(四)協助家庭教養幼稚兒童,並謀家庭教育之改進。

二、注意幼稚教育方法之研究與實驗

三、輔導全省公私立幼稚園

這樣可見成都實驗幼稚園的角色是全四川省的學習對象,起着日後中國幼稚教育模範園的作用,其影響力相當。

侵華抗日

由於當時日本侵華,陸秀先生的民族性使然,在課程內加入抗日教育。創作抗日兒童歌謠,提倡全民抗日,讓幼兒活在當下,面對真實,理解當時的困苦生活,亦是能理解的。

實施原則

(一)教育與生活打成一片,使兒童於生活中獲得適當之教育;

(二)注意順應兒童之自然發展,使兒童藉教育之力量,得到合理之生長;

(三)教師與兒童實行共同生活,使兒童受到構思人格之感化;

(四)特別注意兒童營養之改善,與衛生習慣截止到,以其培養兒童健康之身體;(五)特別注意團體生活之訓練,養成兒童愛國愛民之心理。

活學活教

實驗幼稚園亦能做到給予孩子主導內容,以體驗活化課程。如,給孩子想關於「春天來了」的綜合課時,寒流突然襲來,下了一場大雪,老師隨即就加入春雪的內容,給孩子解釋春天為甚麼還下雪? 春雪農作物有甚麼影響? 帶着孩子到戶外掃積雪、做雪的遊戲。這種學習在當下的教學,拋棄傳統教育的定制課程,體現了蒙特梭利提倡的跟隨孩子的做法,讓孩童能主動參與學習事。

嬰兒之家

1942年,成都的華西協合大學聘請陸秀為家政系教授,學生實習是在實驗幼稚園完成。自1922年華西協合大學已增設幼稚師範專業,一直宗教色彩味濃,於1942年停辦,由四川省立成都幼稚師範學校代替。於1946年,原師範學校校長出國,陸秀應教育廳要求,負責接辦幼稚師範學校。當時省政府財政拮据,是借用協合女子師範學校原校舍。同時,四川省參議會議長把他的公館借給陸秀開辦招收兩歲以上孩子的「嬰兒之家」。此舉是參考蒙特梭利當時研究嬰幼發展的過程而作。

不幸經歷

但可惜,陸秀沒有機會專門系統研究兩歲以下嬰兒的保育及教育工作。因為在1943年,陸秀為了研究探索嬰兒的保育,以及如何建立從出生到六歲的學前教育體系,實驗幼稚園成立了嬰兒部,招收了3名剛出生的嬰兒,實驗期間效果良好,逐收了10多位嬰童。直至1950年,陸秀被政府邀請參與工作,便離開了四川省立成都實驗幼稚園,如果園經多次改校名,後為成都市第四幼兒園,而該園的嬰兒部在1952年,合併到四川省實驗嬰兒園。1951年陸秀調往重慶擔任西南婦女聯合會福利部副部長直至1956年。陸秀又返回成都,擔任四川省婦女聯合會副主任兼任福利部長,以及成都市民政局局長。可惜,她返回成都後心痛非常,由於實驗嬰兒園出現了幾次重大事故,已停止招收兩歲以下的嬰兒。於是她在1958年,以自己積蓄籌辦一「嬰兒之家」,專門招收兩歲以下的嬰兒。更聘請了醫生來作保健工作。陸秀的孫女成為了「嬰兒之家」的第一位入托孩子。此舉成就非常,曾把發展有問題的三胞胎嬰兒,在短短一年裏養育成正常水平。從1958年至1966年結束,先後免費托收了一百多名嬰兒。當中包括多胞胎、雙胞胎、早產兒、體弱兒等等,從來沒發生任何意外事故。當時經四川醫學院評審結果顯示,孩子的智力發展正常、生活習慣良好、容易適應新環境。

影響全國

陸秀在「嬰兒之家」累積了豐富的經驗及作了資料記錄,影響全國。1963年10月,毒素出席全國政協第三屆第三次會議,與南京陳鶴琴聯名提出《建議普遍開展學前教育,推廣「嬰兒之家」辦法,充實教育內涵,提高教育效率案》。1964年3月,周恩來與妻子到成都,探望鄧穎超老同學陸秀並參觀了「嬰兒之家」,讚賞非常,並捐款貳佰元以示支持。

國家損失

至1966年陸秀退休後,經過數年全力撰寫嬰兒保育和教養書籍,旨在從理論指導和實際操作六年制學前教育提供依據,更指出家庭保育和教養重要,成為了一本三十餘萬字的兒童保育和教養巨著。但遺憾的是,由於當時各種難以理解的原因,就算遠在北京的鄧穎超出面,直到1982年陸秀去世,該書亦不能出版,令中國教育事業蒙受巨大的損失。

段落小結

有「中國蒙特梭利」之稱的陸秀先哲,其為中國幼教貢獻的是直接及巨大的。不只是言教,還作出身教;以行為教育,實踐驗證,把教育活做出來。當時要面對戰火,苦難生活,成人已自身難保,她還卻能為幼童思考,為孩子服務。她堅強的意志及踏實奮鬥之心,更是難能可貴。

 

三、高仁山與張雪門

張雪門 (1891-1973)幼教工作六十年的中國教育家,為改革及發展中國學前教育作出了畢生的努力。病逝於台灣。

1918年創辦了寧波第一所有中國人開辦的幼稚園:星蔭幼稚園。1920年,將說們第一次上北京,並且有北京大學的有人馬廉 (1893-1935)的介紹都孔德學校任職。這是正是「五四運動」剛結束,中國熱心追求新文化時期。孔德學校是由幼稚園到高中的中法系統的有名的新教育學校。校長正是民國第一任教育總長,近代中國教育思想家蔡元培,許多北京大學教授送子弟都孔德學校就學。(注 5)同年,他參觀完博氏幼稚園,在王府井大街好現在包花生的紙上發現印有福祿貝爾講義的殘頁,由此淵源,竟得到布洛夫人著的福氏《母親遊戲》的注解本,對此愛不釋手。至1924年,到北京大學教育系學習。

1926年,張雪門把自己編譯的《福祿貝爾母親遊戲輯要》和《福氏積木譯文》送往北京大學教育系主任留日及美學者高仁山(1894-1928)指導時,當時高仁山問張對福氏學理與實踐,有無概括的概念?張回答道「福氏的教育,照我的研究,似乎是以本能為基礎,以遊戲為過程,以探得上帝的平安為歸宿。」高仁山表示認同,並問及張氏的研究計劃。張氏回覆說打算以一年研究福氏,又一年研究蒙特梭利,再一年研究世界各國,然後畢生功夫研究我國的幼稚教育。」高仁山隨即送他兩份資料,一份是他旅居日本親手抄的日本幼稚園課程;另一份是他考察英倫二十六個城市的幼稚教育的英文打字材料。(注6) 這積極鼓勵着張雪門自行研修幼稚教育及蒙特梭利教學法。他發現日本及歐洲的幼稚園課程,都是從兒童生活中取材,所以我國幼稚園課程理應從我國國情出發。高仁山於1928年慘被軍閥殺害。而高仁山所贈的材料,直接令張雪門於1929年撰寫了《蒙台梭利與其教育》一書。

張雪門把蒙特梭利的兒童之家稱為平民的幼稚園,相對於稱福祿貝爾為宗教家,張雪門稱蒙特梭利為社會主義者。這成為了張雪門把幼稚園教育普及化的思想,在中國1920-1930年代推動平民教育時期中萌芽。張雪門認為蒙特梭利教育發的根本,就是重視孩子的本性,讓兒童自然發展,在自由的環境下接受訓練,其價值就在「自動」。即兒童順從自然的自發活動,成人不要妨礙之。張雪門肯定蒙特梭利感官教具的價值「蒙特梭利的教具關於觸覺的,全比福氏大,這是值得讚美的。」但在教具的用法太機械,束縛了兒童自我表現的創造力過甚;注重個別的工作,少有團隊合作的精神也是缺陷之一。張雪門更提及,能製作蒙特梭利教具的僅只一人,「除非特別委托,根本無法買到」。(注 7)

1931年,羅馬教廷發出信件及由蒙特梭利親子致函當時中國教育部部長,邀請中國派員赴羅馬參加培訓,並徵集中國曾採用過蒙特梭利教學法的報告和書籍。時任教育部部長蔣夢麟回信「你的教具頗多及昂貴,不甚經濟,難以通行全國。中國都採用設計教學法,教材取自生活,不需購買教具。」這樣看來,當時中國的幼兒教育,受杜威及道爾頓制影響甚大。(注 8)

所以,張雪門同意當時教育部長蔣夢麟拒絕派員前往羅馬學習蒙特梭利教學法。其實,張雪門是肯定蒙特梭利的思想學說,但因當時中國民生貧困,又在幼稚園不普及的實情下,限制了蒙特梭利教育在中國的發展。當時國內幼稚園採用蒙氏教學法的,更有其一部分的教具,而非整個的制度。張雪門認為如不能全套採用蒙特梭利教具的幼稚園,倒不如將部分的蒙氏教具同一般玩具讓幼兒隨時隨地自由玩戲。據當時的實情,算不上是執行蒙特梭利教學法。張雪門自創的「我拿小球在手中」、「聽琴尋物」等感官遊戲應該可視為中國式的蒙特梭利遊戲。

段落小結

可惜,張雪門從沒有出過國門,沒有親歷蒙特梭利教室的真實營運的機會。然而,張雪門的幼稚園課程觀是受福祿貝爾與蒙特梭利思想至深,令他終身奉行兒童本位主義。而然,張雪門亦受到杜威的進步主義哲學思想影響,認為只有從實際生活上所發生的問題與困難中,才能訓練兒童生活上的創造和思考能力。國共內戰後,張雪門獲邀到台灣發展幼兒教育,他經歷了日據時代的幼稚教育,痛斥劃一式的幼稚園教材教法。直至1938年創設「行為課程」的幼教理念,張雪門在台灣桃李滿門,對台灣的幼兒教育作出極大貢獻。

四、受美國克伯屈影響

杜威學生克伯屈 WILLIAM HEARD KILPATRICK (1871 - 1965) 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師範學院的雄辯演說家,在美有「百萬教授」之稱號。因為學生多,令大學收入多。他亦是陳鶴琴 (1892-1982) 在美時老師之一。

社會背景

19世紀初,蒙特梭利教學法受全球推崇,美國教育亦收到蒙氏教育的衝擊。美國本土學者對蒙氏教育作出了不一的反應。由於當時眾多的教育家為男性,他們普遍認為早期經驗難以回憶,所以對日後發展毫無影響力。以下是一些反對蒙氏教育美國學者的批評:

一、盛行固定說:蒙氏之智力有賴創造與形成的觀點,不為當時盛行遺傳之「智力固定說」所接納;

二、蒙氏之「工作促進發展」的觀點不適合當時「發展預定說」潮流;

三、蒙氏之「自發興趣的學習」不為當時之「基本驅力激發行為」的理論所信服;

四、蒙氏之「感覺訓練」的重要性不容於當時注重動作行為反應的理論;

五、蒙氏以兒童為中心,而教師為觀察者與指導員的觀點,令當時以教師為中心的潮流所排斥。

嚴厲抨擊

克伯屈於1913年,蒙氏教育在美國正值狂熱高潮之時,在國際幼稚園年會中提出:除了蒙氏的兒童之家以外,蒙氏之教育觀點並非新穎的。在1914年,他撰寫了《檢視蒙特梭利系統》一書,嚴厲抨擊蒙特梭利教育。主要的批評有兩方面:

 

一、缺乏社會生活的訓練

蒙氏並未供給兒童充分社會合作的情景。........... 蒙氏兒童,每個人覺以其選擇自作業工作,是相當孤立的狀態。其鄰近的同伴只可能旁觀。雖然兒童從自由選擇中獲得自立,但佢形成與他人的孤立。如同用個別的方式學習以尊重其他同伴的權利⋯⋯顯然地,在蒙特梭利學校中,每個兒童有非凡的自由權。⋯⋯蒙氏的教具缺乏社會興趣與社會關係。

二、教具之有限性

(1)教具缺少變化,無法充分激發兒童的想像力;

(2)自動教育是一種夢想,並非事實;

(3)感覺訓練是落伍的;

(4)教具用於讀、寫、算是不可能的。(注9)

偏頗批評

如果真正有接受過蒙特梭利教師培訓,以上的批評必是站不住腳的。克伯屈教授是一位出名的教育家,對蒙氏體系的嚴苛批判,令蒙氏教育在美國發展受重創,即時沉寂約半個世紀。之後,因為行為主義學派理論之實驗觀察的證據,證實了蒙氏教育學說的優越性。這驗證了沒有科學的實驗、沒有科學的觀察,只靠書本紙張或第三者的言詞資訊傳遞是絕不可靠的。可當時,蒙氏教育備受多國的科學家及哲學家正面評價和積極推崇。

其實,蒙特梭利是非常重視社會發展的,多國教育學家不單稱她為教育科學家,更稱她為社會學家,及後蒙氏獲得五次提名諾貝爾和平奬,這就是因為她極端重視社會發展。她認為社會性不僅是人類群居行為的一種目的,更是兒童最後發展階段所需完成的重要工作。唯有完成建構社會化(社會性發展),才能使個體成為社會發展的其中一個元素,教育需要準備每一「社會胚胎 」Social Embryo 來發展日後的和平社會。社會是由人類行為活動的整體,是眾多的個體組成。像是每細胞(個體)組成器官(家庭)、以器官(家庭)互動組成系統(社區)、以系統(社區)運作組成整體(社會)。所以,先培育個體人格是保障社會發展相當重要的教育任務。所以,她認為完成社會性發展,才算真正完成個體發展的使命。

有自我訂正功能的教具,是順應早期人類自發重複完善自身的傾向;及保障專注、協調、秩序、自立發展的做法。同時,亦滿足各自獨立完成工作,而負責任發展的環境需要。老師不需督促練習,善用孩子自發本能去自身能力,這更能保障自尊心及師生關係。為了響應孩子動手學習的本能,製作出不同學科的教具,以對應人類階段性學習能力的需要,所以製作出具體物件以之操作。這完全是以孩子發展出發的教學思考方向,摒棄以往傳統教育已有的傾向、及只有的限制,是具有十分創造性的創舉,所以一時難以令人接受。可能是因為她從來沒有修讀教育學的關係,所以思想沒有被固化,完全可以以科學方向發展。

復甦原因

行為主義學派之實驗證明如下:

一、幼年經驗的重要性是無可置疑的

以各種動物為實驗對象研究的結果發現早期經驗是個體行為發展的要素。

二、智力非固定不變的,他會受環境影響而改變

基因可決定個體發展智能之潛能,但卻無法保證個體潛能之獲得。

三、發展並非預定的,可賴學習以促進,或因經驗之剝奪而形成永久的障礙。即發展而來個體與環境的交互作用。

四、活動是基於「反饋環」,一種內在預期的自發性活動之動機。

五、感覺訓練重於動作的反應,且有相輔相成的效果。

鑒於1957年蘇俄搶先發射人造衛星,令美國震驚,使得要仔細檢討「進步主義」Progressive Education 教育思潮的得失影響。檢討指出進步主義教育被評為,忽視基本技能發展及缺乏智性教材,而形成個體鬆軟,個體根基不夠紮實,因此命為「鬆軟教育」Soft Education. (注 10)

合符實驗

蒙特梭利醫學博士以科學觀察、實踐驗證去發現早期人類的特性,從而創設其教育法。經驗主義精神的踏實幹事,獲得日後行為科學的認同原因如下:

一、是一種「科學教育學」之執行法;

二、是一種自由、紀律與工作合一的方法;

三、是一種兼顧個體發展及社會發展的方法;

四、是一種教育與生活合一的方法;

五、是一種改善傳統的師生關係之方法。

段落小結

然而,這一切至今都不及1919年杜威與克伯屈在訪日本突然決定來華的影響大。關鍵可能在於蒙特梭利本人,從沒親身到過中國。

 

當然,蒙氏教育不可能完全符合中國國情!這工作需要本土學者把外來教育去配合本地實情才是,必須要經由本土國民來執行本土化才成,這過程需要富經驗學者的長時間與科學實驗磨合,雕琢一套不忘本質的新教育。絕對不應說成是西化、洋化等等,這只是交流。然而,一再顯示出不盡開明的弊端。不單單是教育,一切發展都必須交流及實驗,才可能有改進。

一些學者沒有親歷過蒙特梭利教學法的整全運作,及執教老師並沒有正式受訓,只是根據書本上的文字,就斷章取義地選取了部分活動,沒有完整的配合,亦沒有機會親自諮詢查證,就放棄或批評蒙氏教育的效果,是欠缺公道。

間接影響

一、蔡元培學術思想

蔡元培(1868-1940)是前北京大學校長,其學生歷史學家蔡尚思(1905-2008)於1950年撰寫的《蔡元培學術思想傳記》於第二章事蹟背景(二)背景 (3)學術思想一段中寫道「先生在教育學方面:傾向沛斯泰洛齊主張受教於兒童的民治主義教育,托爾斯泰的自由學校,杜威的實用主義,蒙台梭利的兒童室,某氏的以工作為操練說......」。(注 11)

在第二十章科學(二)(1)歐化優點在乎事事以科學為基礎。蔡元培於1931年說「縱觀所述,新文化的萌芽,在這三十五年中,業已次第發生,而尤以科學研究機關的確立為要點。蓋歐化優點即在事事以科學為基礎,生活的改良,社會的改造,甚而至於藝術的創作,無不隨科學的進步而進步。故吾國而不言新文化就罷了;果要發展新文化,尤不可不於科學的發展特別注意呵。」(注 12)

段落小結

蒙特梭利是在意大利首批小數的女醫學博士,其思想受醫學、生物學、胚胎學、人類學、護理學、社會學、演化學、生理學和心理學等科學影響,其教學法在當時,已被世界稱為「科學幼教」。兒童教育一直在中國被文科看待,從來沒有以理科的科學對待,所以對當時中國學者固有角度的衝擊是頗大的,為中國兒童教育開了一扇窗。

二、道爾頓制在華

道爾頓制 (Dalton Plan) 是美國教育家海倫 · 帕克赫斯特 (1887-1973)於20世紀初創設的一種打破傳統的教學形式,是一種中、小學生活文化及教學態度的改變。她畢業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又在意大利羅馬大學及德國慕尼黑大學進修,最後在美國耶魯大學取得教育碩士學位。道爾頓制是由自由及合作兩大原則組合而成。由學生計劃自己的學習活動,以此培育自學。強調合作及互動,以自行組織的合作夥伴關係,發展出團體社交的互助。這種民主的合作自學計劃試驗,於1920年在馬薩諸塞州的道爾頓中學內試行。享有「天才的搖籃,哈佛的熔爐」的美譽。

蒙氏訪美

美國 McClure 雜誌的創辦人於1913年底,邀請了蒙特梭利到美國作講學之旅,此次講學十分成功。翌年,帕克赫斯特特意到羅馬參加學習蒙特梭利教學法國際培訓課程。完成課程後,激起了帕克赫斯特豐富的教育方法新創意。由於蒙特梭利期望能推廣其教學法至美國,她邀請帕克赫斯,為其於1915年在三藩市巴拿馬萬國博覽會內主導一21位孩子的蒙特梭利教室,及作為蒙特梭利主要的得力助理。這一示範教室更獲得教育展覽僅兩個獎項的金獎。(注 13) 接着,帕克赫斯特自然成為了蒙特梭利的正式美國代表。1915年11月,她在美國開展了蒙特梭利教學法的老師培訓及改進了很多蒙特梭利學校的質素。她順理成章成為了美國的蒙特梭利教學法大使、蒙特梭利老師的培訓師、蒙特梭利教育學家、蒙特梭利視學官、蒙特梭利教學監督。往後的兩年,她的工作量超越了負荷,她退出了,專心重組自己的新教育思維。就這樣,她斷了從 1915-1918 年間,與蒙特梭利的合作。1919年9月,她設置了一實驗室在殘疾兒童學校,迅速聲名遠播。她這些一切的經歷,奠定了1920年道爾頓制在美國出現的基礎。

相通相融

學界有說道爾頓制是蒙特梭利教學法的變體、有說是蒙特梭利的優化版、更有的說應該是完全獨立全沒關係。兩者相似有三大主因:主動學習、自由選擇和減少教授。蒙特梭利教學法普遍在於幼兒及中小學教育,而道爾頓制是一設計給從高小(九歲)至中學孩子使用的。

早期出現

1921年,在中國出現首次出現道爾頓制介紹,是教育雜誌第13卷第八期「歐美教育新潮」欄目內的以《道爾頓制案》為標題的短文章。由余家菊撰寫《道爾頓制之實際》亦刊登在《中華教育界》第12卷第一期內。直至1925年關於道爾頓制的文章共有數十篇。

學者推崇

舒新城 (《辭海》編纂者及全國人大代表)對道爾頓制在中國早期發展起了積極作用。中華書局在1923年出版了舒新城根據英文原版的《道爾頓制之教育》翻譯的《道爾頓制概觀》。同年他在南京、上海、武昌、長沙等地演講四十多天。他陸續編寫了《道爾頓制討論集》、《道爾頓制淺説》、《道爾頓制研究集》,宣傳這「新教育」。1924年,商務印書館亦出版了北京師範大學叢書《道爾頓制教育》及有錢希乃、諸葛龍翻譯到位的《道爾頓研究室制》。1923年-1925年,有關道爾頓制的文章大量出現,熱鬧一時。

實驗學校

1922年10月中國第一所道爾頓最實驗班設立在上海吳淞中學(中國公學中學部)內。繼而東南大學附屬中學的道爾頓制實驗的效果更明顯,令至商務印書館於1925年8月出版了《東大附中道爾頓制實驗報告》。實驗時間最長的第三所實驗學校是北平藝文中學。

1925年,帕克赫斯特獲中華教育改進寫邀請,訪問了上海、南京、天津、奉天、北京等地,分別在教育部、北京師範大學、北京大學第三院、中華教育改進社及藝文中學作演講。把道爾頓制在國內掀起一熱潮。

從 1922-1930 年,中國的道爾頓制實驗學校約有100所,主要集中在江蘇省及沿海的經濟發達城市。因為師資能力、經濟條件及歷史包袱的種種背景原因,令道爾頓製的學校,從1926年後,在中國逐漸減少以致絕跡。

段落小結

其實中、小學的道爾頓制與蒙特梭利的中、小學運作極為相似。但,可惜蒙氏從未親身到過中國,影響了中國人對蒙特梭利的深度了解。只能靠第三者或書本的演譯,欠缺了直接得知。如果,蒙氏有機會像1915年,在三藩市巴拿馬萬國博覽會內向中國人展示一蒙特梭利教室,能直接看見標準蒙氏教室及聽見蒙特梭利的即場解説,有可能中國教育史會被改寫。

「五四運動」倡導新文化的民主及科學精神,及在歐美教育思想的影響下,中國的積極知識分子採取主動,不斷向外尋找新式教學法,期望提升人民質素,以致發展國家。由於道爾頓制倡導的自由、合作及策劃教學制度,獲得了對教育熱情的中華教育改進社成員垂青,帶動了短暫的積極發展。雖然短暫,但直至今天仍然影響着中國教育,例如打開中國教育者的陳舊思維,開明接受新思想的行動;勇於實行開放式教育;懂得重視個體的自身發展;嘗試學生被動被教轉為主動學習;思考要求師資;由課程論轉校方法論;及建立了與國際教育界的關係。這一切都為中國教育發展鋪路。

下文以簡述的方式,慨述「五四運動」前後,蒙特梭利教育在中國發展的重要歷程:

一、早期傳入期

我國最早介紹蒙台梭利早期教育思想的是《教育雜誌》。這是由當時中國教育權威商務印書館創辦的教育專業刊物,該刊對中國教育發展影響力大。

1913年4月,《教育雜誌》第5卷第1號,刊登了署名志厚(近代著名學者和翻譯家浙江紹興人樊炳清)的〈蒙台梭利女史之新教育法〉:「近世以來,本一人之學說,實在實驗,為教育界開一新紀元者,自福祿貝爾及裴斯泰洛齊之後,端推蒙氏……」此文約四千字,詳細介紹了「兒童之家」的教學活動安排、教具特點等等,是當時較為全面介紹蒙台梭利教育思想之作。文中還記載了商務印書館的主要負責人高鳳謙的羅馬之旅,他親自到訪蒙台梭利「兒童之家」,蒙台梭利博士親自接待了他。回國後,他在此文序言中生動記敍了他的見聞。

1914年,但燾翻譯日本人今西嘉藏的著作《蒙台梭利教育法》正式出版,將蒙台梭利早期教育思想在中國的引進推向了高潮。同年,江蘇省教育會成立了「蒙台梭利教育法研究會」。商務印書館仿製發行了蒙台梭利教具,但由於造價昂貴、質量等問題,很難推廣應用蒙台梭利教具。

綜上可見,1914至1915年是蒙台梭利早期教育思想在中國引進歷程中的一段輝煌期。且引進中國的時間較早,與世界各國引進其思想的時間相差無幾,但多是簡單翻譯介紹,還沒有深入研究其理論和付諸實踐。

1916年從法國來的巴士蒂夫人在上海環球中國學生會發表演説,介紹蒙台梭利教學法,並攜帶全套蒙台梭利教具進行示範,蒙台梭利教學法成爲當時幼教界的聚焦點。

1918年署名天民於《教育雜誌》第十卷第四號發表〈今後之學校〉一文,這篇文章在第六部分「自由與個性」中論述了蒙台梭利的教育思想,指出「今主張兒童自由最力者厥惟蒙台梭利女史也」,肯定了蒙台梭利的自由教育思想。

 二、停滯沉寂期

由於受當時政治經濟,文化差異等各方面因素的影響,蒙台梭利早期教育思想在中國的傳播,經歷了一個小高潮後,很快陷入了低落期。

 

1916年,江蘇省試驗後,認爲蒙台梭利教學法不符合國情,難以推廣,並將此試驗情況上報教育部。因爲當時的中國貧窮落後,政治衰敗,幼兒園的數量有限,而且多數是外國人開辦,國人辦的幼兒園規模小、經費有限,根本無力實行蒙台梭利教育。另外,蒙台梭利教育法對教師素養要求較高,而且大量的教具造價昂貴,所以從當時的國情看,很難實行。

另一方面,隨着美國在華影響擴大,一大批著名教育家聯袂訪華,一批又一批留美學生亦歸國,以美國教育為模式幾乎成了中國教育界的共識。隨着時間的推移,杜威實用主義教育理論在幼兒教育領域的影響日益擴大,而蒙台梭利的教育則聲勢下跌。

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前曾開展蒙台梭利教育,但革命後全面殺校。俄方更嚴厲批判蒙教是「馴服奴僕」為帝國主義服務的。

在1917年至1919年前後的《教育雜誌》上,先後登載了署名“天民”、“等觀”等人介紹蒙氏思想的〈兒童創造力培養法〉、〈兒童遊戲與人類學之意義〉等文章。這些文章仍然是圍繞着蒙氏的幼兒教育思想展開。

1918年署名天民於《教育雜誌》第10卷第4號發表〈今後之學校〉一文。這篇文章在第六部分「自由與個性」中論述了蒙台梭利的教育思想,指出「今主張兒童自由最力者厥惟蒙台梭利女史也」,肯定了蒙台梭利的自由教育思想。

嚴復(1854-1921)的美籍德國貴族朋友,音樂家及教育家衛西琴博士ALFRED WEST HARP在英國接受了蒙台梭利教育,從印度移居到中國。1919年秋,衛西琴博士接辦山西最早的外國語文言學校」,其宗旨取自盧梭及蒙特索利(註)等西方啓蒙教育思想,他堅守學生每日工作兩小時。獲梁漱溟(1893-1988)認同:衛西琴博士在教育中最要緊的意思,或其根本道理,就是感覺應當上通於心,心應當下通於感覺,往復相同不要隔離;所以他自名其在山西所辦的學校名叫「大通學校」。因1921年後,衛西琴博士把外國語學校改名「大通學院」。

1922年9月,《教育雜誌》第14卷第9號,發表了推崇民主、科學的常乃德 (1898-1947) 撰的〈蒙台梭利之小學教育方法論〉。内文根據的是蒙氏於1917年出版的“The Advanced Montessori Method”(高階蒙台梭利教育法)。主要是介紹及評價蒙氏小學教育思想。

1923年,北平女子師範大學附屬蒙養園招新生兩班,據說聘請了蒙氏的高足盧岫英主持園務,實行蒙台梭利教學法,但受人事變動的影響,短短三年後停辦。

1926年6月,與畢業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中國幼教之父陳鶴琴教授(1892-1982)共事的中國首位男幼師張宗麟 (1899-1976) 調查江蘇及淅江幼稚教育後感想寫到:吾國新式教育——學校教育——皆仿自外國,此盡人所公認者也。幼稚教育之來華,尤為近十數年間事,故一切設備教法抄襲西洋成法,亦勢所難免。於是所有幼稚園教師,非宗法福祿貝爾 Froebel必傳述蒙特梭利 Montessori。兩派雖強時有入主出奴之爭,然而其不切中華民族性,不合中國國情,而不能使中國兒童適應則一也。昔年在陳鶴琴教授兒童心理班上,曾聞此等言論,猶豫陳師言之過甚。

 

1926-27年期間,北京大學教育系主任留日、美學者高仁山教授(1894-1928),大力鼓勵張雪門(1891-1973)修讀福祿貝爾及蒙台梭利思想,替張雪門借來很多英文版蒙氏書籍,令張雪門撰寫了《蒙台梭利及其教育》一書,1929年由世界書局出版。

 

1927年2月《教育雜誌》發行幼稚教育專號,陳鶴琴〈幼稚教育之新趨勢〉一文提出對蒙特梭利教具教法的兩個質疑,一認為其教具呆板缺少變化,二認為其自由教法未能使小孩隨意亂弄,學習有限,因而主張教師從旁指導的必要,以免嘗試錯誤而浪費光陰力氣。陳鶴琴認為實施蒙特梭利教學法有其困難,一來採行蒙特梭利教學法的教師學識要高、技能要精,二來教師人數要多,三來教具教材要多,四來教師要盡責,每天必須有充分準備。據中國當時的背景,及陳鶴琴可能對蒙教室的運作管理有所誤解,故他的批評亦不失為過。

 

1927年舒新城在《中國幼稚教育小史》一文中,寫到這段歷史時期謂「我國的幼兒園有三種:一種是外國教會所辦理的幼兒園,設施比較完善,宗教色彩濃厚,而且幼兒園數量要多於我國國人所辦;第二種是日式幼兒園,除日本人辦理以外,還有部分是中國人按照日本的幼兒園模式辦;第三種是普通式幼兒園,方法以福祿貝爾式為本位,間有採用蒙台梭利法者。」

 

1929年,教育部頒發幼稚園課程,作為各省市暫行試驗的標準,歸納全文,實以『兒童』為重心。以後,張雪門又替北平市教育局擬訂了一份幼稚園具體課程實施方案,從此討論幼稚教育,不論是設備,或教材教法,都顯示出有了以「兒童」為依據的中心。

 

1931年,意大利教廷遭中國教育部拒絕派員到羅馬學習蒙氏教育。蒙台梭利教學法受到其他課程模式的衝擊,如杜威的生活教育和設計教學法等,加上當時國際上也出現了對蒙台梭利教育的誤解和非議。這些因素最終導致中國教育界對蒙台梭利教育法的主流態度逐漸由推崇走向質疑。

 

1932年10月,第一個由國家教育部頒佈的《幼稚園課程標準》提到需關注中國民族性特點。當時中國的幼稚園,由原先仿效日本轉向學習歐美。教法和設備都帶「洋味」,缺乏中國自己的特點。許多教育家對當時中國幼稚園的「外國病」都有論及,並提出了改變這種狀況的要求及具體措施。

1946年,研究及推崇蒙氏教育的張雪門帶着沉重心情及病疾離開北京去台灣發展其幼教主張。

1949年,新中國成立,當時政府提出了「全面學習蘇聯」的方向。以蘇聯的學前教育模式改造中國的幼兒教育。

1950年,年屆80高齡的蒙台梭利博士,在意大利佛羅倫斯遇到許多來自東方拜訪的代表,當中亦見有中國人,但名字不詳,至今難以查證。

1952年,蒙台梭利於荷蘭逝世,終年82歲。

1956至1960年間,蒙特梭利更被定性為資產階級教育家及其創立的幼兒教育法,均被視為資產階級的性質,被冠以唯心主義世界觀、資產階級兒童中心主義、資產階級的自由主義教育、機械的感官訓練、以弱智兒童的教育來教育正常兒童等,更被冠以「偽兒童學」之名,遭到全盤否定。這長期批判造成的後果是,阻礙了人們真實的了解蒙台梭利及其教學法,當時中國的現實禁錮了蒙台梭利教育。隨著批判的進行,人們的誤解更漸漸遺忘了這幼兒教育法。

1966至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大陸幼教陷入極度混亂狀態。幼兒師範學校紛紛停頓。全國只剩下一所浙江幼兒師範學校舉辦短期課程。幼兒園十多年中斷了師資來源,各級幼教行政單位被撤銷,幼兒園被解散,房屋及場地被佔領。幼教事業滿目瘡痍,一片混亂,停滯發展。

值得欣慰的是,一些有較忠誠者,不忘幼教服務。1975年,江蘇省召開了一幼兒教育座談會。江蘇省委宣傳部,通知南京師範學院幼教系教師赴會培訓幼師。自此,一些地方逐漸恢復重建幼兒師範學校。令幼教發展得以重生。(注 14)

總結

蒙特梭利教育在19世紀影響着全球的幼兒教育,唯獨未能直接觸及中國。中國幼教執行者,大多數只能以間接方式獲得資訊。一是看書、二是靠他人轉述。沒有機會親歷者是很難理解當中的一切,蒙特梭利教學法的獨特之處是,是能配合做法把其教育思想有效地執行在孩子身上。在受訓的成人及環境設置準備的教室中,善用孩子自然自發的本質,讓其自由主動與已凖備的環境作互動,以「工作」(與教具互動)去建構自己需要發展的能力。其實,教具只是蒙特梭利教育的其中之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以混齡(如3-6歲)作為孩子三年生活小羣體的自然狀態,這樣生態的互動有利帶動孩子的社交發展及教室管理。指導員 (蒙特梭利老師)莊重的言行舉止都尊重着孩子,這種教學的氛圍,讓人對幼兒教育產生敬畏,讓人產生謙卑。孩子的自由狀態與自律在已準備的環境下互動着,每位觀察者能從心裏感動。這種真實的和諧情景,如沒有親歷的機會,很難以筆墨形容的。這是一種感受、亦是享受。令每一位真正的蒙特梭利教育人,終身離不開這種教育行為藝術的原因。

 

「五四運動」後,雖然國人對教育的認知更持包容及開放態度。但,傾向於美國較多。然而,學習蒙特梭利的路經不盡理想。蒙特梭利哲學思想可從語文上理解,但是,在執行上必須身體力行才能領悟。蒙特梭利教學絕對是運用行為、生活及互動去實現,其培訓方法的師徒制定必存在意思。可惜,當時的民情及國力並未準備好,而拒絕了派員到意大利接受蒙特梭利的培訓,錯過了大好的學習機會。否則,中國的幼兒教育發展必定被改寫。雖然蒙氏教育沒有機會在中國真正地落實執行,但是,在「五四運動」的助力下,在中國幼兒教育的土壤已撒下了種子。

我國過往的幼兒教育發展的起起落落,常受衝擊,將是不能在淨土裏慢慢發展生長。踏入21世紀,隨着中國大陸經濟不斷發展,幼兒教育有蓬勃發展起來。蒙特梭利教育的科學理論,越來越得到業內專家的認可。在此祝願蒙特梭利教育能在中國土地上扎根、開花結果,期望更多年青的有志之士加入作為一切教育基礎的幼教行列,共同努力,為中國的未來服務。

 

附注

注 1: 陶行知 〈創設鄉村幼稚園宣言書〉首句

注 2: 陶行知 〈創設鄉村幼稚園宣言書〉尾段

注 3: {教育部頒發幼稚園課程暫行標準}(民國十八年八月)二、課程範圍

注 4: 陸秀 《實驗幼稚教育 - 五年來的實幼》p.3

注 5: 翁麗芳 《幼兒教育史》p.252

注 6: 何曉夏 《簡明中國學前教育史》p.236

注 7: 翁麗芳 《幼兒教育史》p.270

注 8:  翁麗芳 《幼兒教育史》p.270 注上此事記載在張雪門《幼稚教育》第二講及《幼稚教育新論》第二章

注 9:  許惠欣 《蒙特梭利與幼兒教育》p.205-210 節錄於 WLLIAM HEARD KILPATRICK 《檢視蒙特梭利系統》(波士頓 1914)p.27-29

注 10: 許惠欣 《蒙特梭利與幼兒教育》p.211-217

注 11: 蔡尚思 《蔡元培學術思想傳記》p.95

注 12: 蔡尚思 《蔡元培學術思想傳記》p.395

注 13: RITA KRAMER 《瑪麗亞·蒙特梭利 第貳部:兒童之家》p.308-310

注 14: 劉詠思 《蒙教在華史》增潤版 p.29-78 節録「早期傳入」及「停滯沉寂」兩章節

 

參考資料

陶行知 《幼稚教育論文集》上海兒童書局 1932

陸秀 《實驗幼稚園教育 - 五年來的室幼》1945

馮士美 [7788收藏網]提供1949年「四川省立成都幼稚師範學校通知書」的附文

蔡尚思 《蔡元培學術思想傳記》上海棠棣出版社 1950

張雪門 《幼稚教育論叢》臺灣開明書店 1973

丁碧雲 《幼稚教育發展史》救總台北兒童福利中心 1977

許惠欣 《蒙特梭利與幼兒教育》光華女子高級中學 1980

何曉夏 《簡明中國學前教育史》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 1990

唐淑 鍾紹華 《中國學前教育史》人民教育出版社 1993

載自俺 《張雪門幼兒教育文集》上、下卷 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 1994

翁麗芳 《幼兒教育史》心理出版社 1998

RITA KRAMER著 王筱篁譯 《瑪麗亞·蒙特梭利 第壹部:早年生涯》及幼文化 1998

RITA KRAMER著 王筱篁譯 《瑪麗亞·蒙特梭利 第貳部:兒童之家》及幼文化 1998

RITA KRAMER著 魏寶貝譯 《瑪麗亞·蒙特梭利 第叄部:蒙特梭利教學法與運動》及幼文化 1998

劉詠思 《蒙教在華史》香港蒙特梭利文教服務中心2018

周亮 [從「道爾頓制」在中國都全國看現代教育和傳統教育的突變]

 


Tags: